1. 伍格电商首页
  2. 电商资讯

卖家选择轻生?亚马逊“走下神坛”

近日,某跨境公司老板因亚马逊账号被封,喝农药轻生的消息在卖家圈疯传,大家压力倍增,开始认真思考封号潮之下依靠单一平台的风险性。

 

亚马逊大规模整治之下,老卖家吃瘪,大量备货变高额库存,目标从利润翻倍变成活着就好;新卖家从趋之若鹜到止步观望;供应商承担高风险,再难给账期;运营失业后薪资大减,很难找工作……亚马逊效应已开始反噬,这个曾经在卖家心中被神化的平台或已经“走下神坛”。

 

卖家轻生消息疯传,跨境人压力倍增

 

这两天,跨境卖家讨论最热的话题莫过于某跨境电商老板喝农药轻生。有卖家爆料:这家公司老板为亚马逊卖家,受到封号潮的波及,公司大店挂了,老板应该有房贷、车贷、供应商欠款等,到了给钱的时候,平台提不出钱,资金链断裂。

 

很快这个话题在卖家群疯传,且不论事件主体真实与否,随着事情持续发酵,亚马逊卖家焦虑情绪显现,聊天的第一句都变成了“喝农药那个卖家是真的吗”?

 

毫无疑问,很多亚马逊卖家八卦心理的背后暗藏压力。大家不禁思考:现在做亚马逊平台,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今天是哪个大卖封账号、封品牌了,明天是哪个大卖团队解散了,后天是哪个大卖自杀了……如今的不少卖家对平台都已有了敬畏心理,今后还会有人敢轻易违规吗?

 

这或许就是亚马逊想要达到的效果,只要卖家违规,就难逃秋后算账的悲剧。

 

亚马逊重拳整顿违规,封杀多个账号不仅仅是杀鸡儆猴,而是实际行动,这卖家恐惧的重要原因之一。随着封号事件升级,新老卖家都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老卖家吃瘪,新卖家止步观望

 

4月底至今,有太多的老卖家遭遇了封号打击,头部大卖中招之后,中小卖家相继被关。一位卖家面临的实际情况:本来一切向好的方向发展,结果品牌挂了!

 

亚马逊封号消息已经传到圈外,有卖家称,最近一位老同学看到封号消息来慰问我,今年做跨境电商实惨,虽然账号没被封,但是生意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封号潮之下,低价清库存、价格战内卷随之而来。随着疫情形势紧张,各个渠道运费大幅上涨,尤其美向海运,卖家利润严重缩水。“7月的利润不敢算,欧洲站因为库容收紧,同行都在降价,VAT代扣也没有任何操作空间;美国站广告数据越来越难控制,新品几乎推不动。”一位卖家无奈!

 

同时,亚马逊库容限制政策也让卖家着急,感觉下半年会比上半年更难,有卖家预测。

 

1.png

 

今年不少老卖家的目标从利润翻倍,变成了活着就好。新卖家看到这种局面,也不敢轻易入局,更多的是先止步观望。

 

Marketplace Pulse数据显示,1月份亚马逊平台新增卖家中,中国卖家占比为75%。亚马逊美国站上,中国卖家占比由2019年的28%上升至今年的63%。

 

深圳跨境电商协会估计,自5月份以来,亚马封号使至少5万个中国卖家受到冲击,中国卖家的经济损失超过1000亿元。

 

1月份新卖家信心满满,近两个月不少人纷纷咨询:“今年入局亚马逊合适吗?”有老卖家直言:“今年入场压力会很大,没有实力还是趁早改行。”

 

在一众投身亚马逊的卖家中,一部分是有供应链加持的工厂转型老板。带着开拓新市场的念头,他们一头扎进亚马逊,但入场后,一些人发现现实与预期相去甚远。“下半年再给自己一次机会,看亚马逊能不能做起来,目前的单量还不够给工厂员工开工资的。”一位工厂型卖家说道。

 

相比在亚马逊上开店直接销售的工厂老板,另一批感受到亚马逊行业光环、将跨境卖家视为金主的老板,此刻成了“买单王”。

 

金主变祸水,供应商吃苦头

 

兼做工厂和亚马逊业务的@风中的厂长近日发博称,他和一个做亚马逊的大客户已合作三年,客户公司上千人,厂长给了对方一个月账期,但这次(货款)已经拖了两个多月了。

 

“更要命的是,上个月被他催死催活赶出来的货,成品堆了3万多件,半成品2万多件,现在都不出了。说是要改包装,把小卡片拿掉,拿掉以后放了两周还是没出货。”这位厂长表示。据他查看,该卖家账号并未出现问题,但价格跳水。

 

“老板现在微信也不理人了。记得去年此刻,他们意气风发,公司大干快干,说是今年要上市的,现在估计悬了。”

 

被亚马逊效应反噬的供应商不止一两个,业内人士@Nancy鱼姐姐也讲述了一个案例。

 

一位广东工厂老板去年和一亚马逊卖家合作,起初一切都好,后来卖家追加了10万只产品,还给了5%定金,老板乐坏了,以为今年靠水吃水,靠这单要小富。结果该卖家把所有钱全部砸在了亚马逊广告流量上,等要上货时卖家先是定不到仓,然后又遇上亚马逊查店,现金流断裂,根本没要货的想法,定金也不要了,货一只没提,留下一堆成品和半成品。据估算,一支产品至少20元的成本,起码200万没了。而该卖家在另一个江苏工厂定了50万只同款产品,如今也堆在仓库了,1000万被坑。

 

去年疫情下,跨境电商发展坐上快车,不少供应商嗅到商机,决定搭上这班车。但封号潮来袭形势逆转,以为会接单到手软的工厂老板,几乎要连工资都发不出。

 

为尽量减少被封号波及带来的伤害,许多供应商已经不再给跨境卖家账期。东莞一家具制品公司负责人表示,由于亚马逊封号一事,公司货款在外有100多万拿不回来,“今年特殊行情,我们已经不敢做账期了,现在来拿货的,我们一概要求现金。”

 

对工厂老板们来说,跨境卖家曾属于优质客户,付钱爽快、打样少、爆发快、不验货,眼下则是明确的高危客户。

 

行业多舛,运营身价跳水

 

年初时,亚马逊热度空前,跨行业创业者比比皆是,为了尽快在平台上站住脚,这些公司不惜重金挖角运营,有经验的优质运营人员底薪一度突破2万元,令人咋舌。从业几年的老卖家也纷纷表示,形式魔幻招人困难。

 

以为行业黄金时期到来,一些有两把刷子的运营出走,到新卖家公司开疆拓土;资金允许的人员,干脆另起炉灶,自己开店卖货。

 

天泽信息称,今年初亚马逊业务发展火热,员工离职自主创业现象增多,加之公司内部原因,2月份以后员工流失严重,半年时间职工人数从近2800人腰斩至1400人,其中主管(含副主管)级别以上离职人员近280人。

 

但这场过热的势头被封号潮当头泼了一盆凉水,海水退去。

 

一位运营透露,年前一个同事跳槽到没做过亚马逊的公司,底薪开到9k,一直没做起来,上周被开除了,“去谈的时候感觉各方面都挺好,结果成了炮灰。”

 

另一运营感慨,年前年后的疯狂期误导了好多人,“我们公司有几个15k以上才做了一年左右的,以为钱都是大风刮来的。结果出去工作都找不到,天天刷简历,都刷了两三个月了。”

 

一场平台风暴,戳破了大量泡沫。

 

亚马逊走下神坛

 

去年疫情形势下的业绩飙升,让亚马逊一局封神,来朝者无数。持续三个多月的整顿后,平台显露出了严峻的面容,这不是一片无风无浪的拾金地,他规则严格、云波诡谲,只有技术和资金水平更高的入局者才能分一杯羹。

 

褪去被渲染的光环,亚马逊走下神坛。但他依然庞大,也是中国卖家出海的最佳选择之一。

 

根据eMarketer的数据,2021年亚马逊平台的销售额将占美国所有零售电子商务销售额的41.4%,到今年年底亚马逊的电商销售额将达到3864亿美元。根据平均数字,亚马逊今年将会从每位美国消费者手中赚取约1800美元。这对跨境卖家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跨境电商也仍是朝阳行业。以跨境电商聚集地深圳为例,海关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深圳海关监管跨境电商货物货值过千亿,已超去年全年总量,继续领跑全国。

 

这仍是一片沃土,但以封号风波为节点,这个市场似乎只欢迎高水准的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