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伍格电商首页
  2. 电商资讯

卖家辛苦一年多,近300万“打水漂”,还要赔2000多万……

近日小编看到一个有意思的说法:人固有一死,或死于Amazon,或死于Wish……的罚款!

 

基本上每个平台都会被卖家骂得狗血淋头,这一点在Wish平台上体现得尤为淋漓尽致。据了解,罚款这种事对于Wish卖家来说就如家常便饭一样正常,以至于哪天打开后台没看到罚款的消息,他们会非常不适应地咕噜:Wish如此仁慈,必有惩罚后招。

 

小编了解到,在众多罚款例子中,有一位Wish卖家被平台罚了3441674美元,折合人民币高达2000多万,一怒之下,这位卖家把上海薇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Wish跨境电商平台中的有机组成部分,并为Wish电商平台在中国大陆地区担任本土化工作)告上法庭。

 

1.png

 

结果,败诉了……

 

卖家和平台博弈失败背后的原因,是因为平台钻了法律的漏洞,还是卖家本就罪有应得?

 

Wish一年多,卖家被罚2000多万

 

据了解,2017年2月9日,原告刘某某经广告宣传推荐,在Wish跨境电商平台进行申请注册,成为该平台内的经营商户。

 

注册后,刘某某在该平台上销售电子数码类商品,所销售的对象均为中国大陆境外消费者,销售商品的物流运输均由Wish电商平台下属物流子平台Wishpost负责承运,电商平台及物流子平台根据平台服务协议约定,在刘某某销售活动中按比例提取佣金或收取运费。

 

2018年12月13日,Wish电商平台以“在产品中检测到不合适的内容”为由,查封了刘某某店铺,并对刘某某进行了3,441,674.82美元罚款;同时,将此时刘某某平台账户内未提取的余款421,627.09美元予以扣留。

 

2.png

 

刘某某请求判令薇仕公司返还货款人民币(以下币种皆为人民币)2,824,901元,并支付资金占用期间的利息(以2,824,901元为基数,按照全国银行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2018年12月14日计算至2020年5月13日)

 

总结以上内容可以看出,这位Wish卖家2017年2月9日入驻平台,辛辛苦苦一年多,成功被罚了3441674.82美元,同时账户内未提取的421627.09美元(近300万人民币)也被扣留拿不回来了。

 

法院判决卖家败诉,是意料之中的结果?

 

归纳本案的争议焦点为:Wish跨境电商平台的实际运营者、管理者是否为薇仕公司,以及在该平台上对刘建文进行处罚的行为是否由薇仕公司所实施。

 

针对争议焦点,刘某某认为薇仕公司即为Wish电商平台的运营者和管理者,并且实际实施了对己的查封和扣款行为;薇仕公司则认为平台的所有者、管理者、运营者均为母公司ContextLogic公司,己作为在中国大陆地区设立的子公司,必须根据母公司的指令,为母公司和中国商户之间的沟通提供协助以及一些在Wish平台的本地化工作(如翻译服务协议及相关政策等),己既无权限也无可能对刘建文进行查封、扣款。

 

经过激烈的辩论,最终法院判决刘某败诉,刘某不服结果上诉,被驳回,同时还要为二审案件受理费29409元买单。

在该案件中,法官也对上海薇仕提出了一些建议,法官表示:薇仕公司虽非直接责任人,但作为Wish跨境电商平台中的有机组成部分,有责任接收并传递中国大陆用户的各类意见,并向母公司及时反馈,以帮助母公司妥善处理中国大陆商户的投诉问题。

 

3.png

 

不过一旦被Wish罚款,想要回来也是难如登天,Wish卖家被罚款的例子数不胜数,想要回罚款以及被扣留的钱的卖家也不在少数,但不幸的是,很多卖家都如刘某某一样铩羽而归。

 

某位卖家曾经就表示,他被Wish平台罚了几十万后想维权,但是咨询得到的答案是Wish的服务器在国外,所以根本管不了。

 

卖家吐槽声不断,Wish缘何收获一堆骂声

 

Wish钻漏洞大势收割中国人的钱!太可恶了。”小编发现,基本上以往每篇跟Wish相关的文章留言,都是整整齐齐的骂声。

 

4.jpg

 

A:在这个平台上根本没有沉淀,几年的心血,说没就没!

 

B:垃圾平台,卖家后台售价几美金的产品,前台加价能加十几美金,自营店不加价,这样是公平竞争吗?

 

C:我做2个月亏了几万,就写错了一个尺寸说误导,罚款永久冻结资金,申诉提供了一堆证据,4个月了一点消息都没有。

 

D:Wish开发的所谓平台自己的A+物流,名义上为卖家解决物流的痛点,实质是想吞下跨境物流的巨大收益。

 

从卖家吐槽可以看出,罚款变态、自营跟卖、操控币种赚取差额、签署的条约中存在大量格式条款等被广为诟病。

 

Wish中国卖家数量已经在减少

 

就是这样一个不断引发争议的平台,最终也成功上市了。上市之后我们也得以窥探Wish平台最真实的营收情况。

 

数据显示2017 年、2018年 、2019年,Wish的营收分别为11.01亿 、17.28亿 、19.01亿美元

 

Wish还在招股书中表示,2017年净亏损2.07亿美元,调整后息税前利润1.35亿美元;2018年净亏损2.08亿美元,调整后息税前利润2.11亿美元;2019年净亏损1.29亿美元,调整后息税前利润1.27亿美元,截至2020年9月30日Wish的净亏损为1.76亿美元,调整后息税前利润为9900万美元。

 

根据Wish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其总收入在2020年仅同比增长了34%但是其物流收入却异常强劲Wish在2020年的物流收入与2019年的物流收入相比增长了275%。

 

“既然你们都说Wish平台很垃圾,为什么还有人做呢?为什么Wish上市成功了呢?”这是很多圈外人的疑问。

 

低价收获市场应该是其能存活并且占据很大市场份额的主要原因之一。

 

根据Apptopia的一份最新报告显示,亚马逊、沃尔玛和Wish是2020年美国下载量最大的三款移动购物应用。亚马逊的下载量为4100万,沃尔玛为3400万,Wish为3000万。

 

5.png

 

只能说,Wish这个数据非常能打。尽管Wish消费者众多,但是平台的种种苛刻制度,既然卖家不能反抗,退出,便是他们最后的武器。

 

众所周知,Wish平台上基本上全是中国商人,自疫情发生以来,Wish平台上的中国卖家数量却急剧减少。

 

Wish此前在招股书中表示,在2020年1月和2月,中国各地的企业受到了COVID-19病毒在全球传播之前的首次爆发的影响,许多企业由于全国范围的封锁而关闭。这影响了我们在中国的许多商人,他们在第一季度经历了严重的制造和供应中断。今天,中国代表了我们的大部分商户,因此,我们看到在我们平台上销售的商户数量和可供销售的产品数量都有所减少。

 

“我不会再做Wish了,永远不会!”多位曾经是Wish的卖家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