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伍格电商首页
  2. 跨境专题

冻结资金近800万 ,价之链也曾遭亚马逊封号!

价之链遭亚马逊封号,被冻结资金近800万元。

 

封号大潮中,价之链作为跨境电商的老牌大卖亦未能幸免。在其母公司浔兴股份最近发布的公告中,由于封号,价之链被亚马逊冻结的资金接近800万。

 

冻结资金近800万元,价之链曾遭亚马逊封号

 

去年,亚马逊掀起的封号潮,致不少中国卖家深受重创,头部卖家轰然崩塌,中小卖家噤若寒蝉,而跨境大卖价之链也不例外。

 

在价之链母公司浔兴股份发布的最新公告中,价之链在2021年跨境电商业务单项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余额1684.10万元,计提坏帐准备685.57万元,计提比例 40.71%。其中,由于部分账号被亚马逊冻结,导致其亚马逊计提坏账准备为263.93万元。

 

图一.jpg

 

具体来看,价之链在亚马逊平台被冻结的账号资金高达789.75万元,而价之链给出的解释是由于亚马逊平台规则调整,其部分店铺因涉嫌不符合平台规则所致。

 

虽然价之链表示正在与平台申诉沟通以追回冻结资金,但就多数卖家封号被冻结资金的追回情况来看,账号毫无解封的迹象,资金被追回的概率也是微乎其微。目前,价之链已经对该部分的应收款按30%单项计提坏账准备。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价之链第一次卷入封号风波了。

 

早前,欧盟新税法的实施引发了欧洲VAT体系的大变革,由于价之链当时的经营团队未及时应对,导致其亚马逊德国站的部分账号被冻结,销售款项无法收回;此外,因前期违反速卖通平台运营规则,致价之链相关账号被冻结,后期当时的经营团队决定退出速卖通渠道,导致销售款项余额无法收回。

 

在价之链母公司浔兴股份2021年的财务报告中,跨境电商部分的业务营业收入为5.5亿元,同比增长46.48%,其中利润总额为-988.91万元,同比减亏74.98%。就价之链而言,其2021年的营收和利润的不稳定,不仅仅是受封号潮的影响,还包括多方面的因素。

 

广告费用飙升似乎是所有卖家面临的问题,自亚马逊政策收紧以来,不少卖家直呼亚马逊广告费用直线飙升,已经烧不起了,而价之链亦是感同身受。就财务报告数据来看,为稳定和提高产品的listing排名,价之链2021年的广告营销推广费用投入比增加了2114万元,对比去年同期增长了352%。

 

去年物流费用飙升的现状不少卖家更是有目共睹。在2021年,价之链共发生头程以及二程上的物流支出为6584.92万元。此外,由于价之链30%以上的存货存放于英国、日本等临时周转仓,导致其在2021年产生的仓储费用高达1241.58万元。

 

库存也是影响价之链营收的一大因素。在2021年,浔兴股份跨境电商业务库存增加9398.67万元。其给出的主要原因是2020年7月价之链刚从原经营团队接手,以消化原有库存为主2021年又加大了新店及新品布局,8-10月采购较多,存货以备战第四季度旺季销售;第四季度竞争激烈以及亚马逊平台政策的变化,导致销售低于预期,致期末库存同比增长96.35%,存货周转率为1.88次,下降了24.14%。

 

电商板块增长23.46%,价之链能否冲破阴霾?

 

2022年,浔兴股份的财务报告数据中,我们可以窥见其第一季度营业收入为4.74亿元,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029.61万元。其中,浔兴股份电商板块业务同比增长23.46%。反观2021年,其跨境电商业务实现营业收入5.5亿元,利润亏损988.91万元,可以看出价之链营收依然在保持着稳健的增长。

 

价之链旗下所售产品均为自有品牌,生产产品涵盖家居生活用品、保健美容、3C电子产品、汽车周边以及其他产品等多个领域,主要通过亚马逊、Shopify独立站等第三方平台将产品销往美国、欧洲以及日本等地区。

 

图二.jpg

 

毫无疑问,旗下产品为价之链的营业收入提供着巨大的支持。就数据来看,2021年,价之链通过第三方销售平台实现线上销售收入5.21亿元,对比去年同期增长49.80%。而家居、美容、3C、汽车周边以及其他产品的收入分别为1.05亿元、1.68亿元、1.71亿元、0.55亿元、0.21亿元,分别占全年电商业务收入总额的20.21%、32.34%、32.8%、10.56%、4.09%。

 

作为老牌大卖,价之链的成功方法仍值得不少卖家借鉴。据悉,价之链专门设立了供应链采购部,主要负责在销商品、包装材料的采购、采购货款的支付以及供应商关系的维护,保证价之链采购产品按时顺利地完成。其次,就是通过小批量多批次方式,根据市场情况提前备货。

 

但就大环境而言,价之链未来的发展还是一个未知数。近些年,疫情给跨境电商带来了巨大的增量,但也在预示着大起大落。对比前两年,卖家的利润下滑相当严重,尤其是自去年封号潮以来,跨境大卖们发出的2022年一季度财报更是清晰地说明了这一切。

 

跨境通:报告期内营业收入14.66亿元,同比下滑51.0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016万元,同比下滑121.21%

华鼎股份(通拓科技母公司):报告期内营业收入15.69亿元,同比下滑33.7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7623万元,同比下滑187.09%

杰美特:报告期内营业收入1.84亿元,同比增长16.7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908万元,同比下滑165.71%。

瑞贝卡:报告期内营业收入3.22亿元,同比增长4.5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78万元,同比下滑28.33%

天泽信息(有棵树母公司):报告期内营业收入2.3亿元,同比下滑71.1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700万元,同比下滑13.96%。

 

在这其中,有已经上市多年的业内大佬,也有刚上市不久的优质大卖;有深耕多平台的卖家,也有主做独立站的业界楷模。但无一例外,在2022年第一季度他们的业绩都并不理想。

 

而对于卖家来说,跨境电商依旧处于不断发展中,一波波的后浪兴起的同时,一波波卖家也会被洗牌。在跨境电商行业日趋合规的情况下,卖家更需要改变依靠惯有谋求红利的方法,去深思新的打法。